不給蠢貨讓路

歌德在公園裏散步,在一條僅能讓一個人通行的小路上和二位批評家相遇了。“我從來不給蠢貨讓路,”批評家說。“我恰好相反!”歌德說完,笑著退到了路邊。

評論

金沙国际娱乐平台